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上海滩亿万富翁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纪实

  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到资产过亿的上海滩富翁,亚洲商业资源集团董事长王国宇,就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在那耀眼的灯光背后,默默守护他的是一双温柔的眼睛。

  穷小子奢望浪漫爱情

  年10月的一天,江苏省射阳县四明镇下辖的一个小村庄,秋风卷着落叶,像极了王国宇13岁时的心情,他倚着门框对离异再婚的母亲说:“你改嫁我支持,但我还姓王,我还叫王国宇,我还能养活自己。”说完这句话,他初中没读完就去学当油漆工,一干就是3年。16岁时,他穿上了军装,成了北京军区某部的一名战士,后被部队的特警队相中,成为国家一级狙击手,荣立三等功,当上特警中队长,这一年,他刚满20岁。

  1992年4月的一天,部队来了一支慰问基层官兵的文艺团队,王国宇被安排坐在第一排。靓丽的女文艺兵个个像仙女下凡,节目也很精彩,王国宇和战友们拼命鼓掌,但眼睛始终没离开一个最漂亮的女兵。她身材修长,气质非凡,一手鼓点打得像仙乐梵音。漂亮女兵先后出场三次,每次谢幕时大家都会鼓掌欢送,王国宇为了引起她的注意,当她第三次谢幕时,当战友一成不变地鼓掌时,王国宇却改为向她竖起两根大拇指。这个“动中的一静”很另类,漂亮女兵一眼就注意到了他的独特,四目相撞时,冲他露齿一笑后,飒爽英姿地大步转入后台。王国宇失神了。

  心湖一圈圈荡漾,王国宇有了大胆的决定:女兵们不是住在咱部队招待所吗?于是,王国宇买了一袋盐水花生和几袋话梅,哼哧哼哧地向招待所走去,在一间房里找到了那个女兵。她莞尔一笑说:“是你啊,我认识,全场就你一人向我伸大拇指,真够逗的。”

  王国宇说:“各位老师辛苦了……我想请你签个名。”女兵捂嘴窃笑:“我可不是明星,签名就免了。”王国宇赶紧说:“我是中队长,大家推举我来索要签名,我不能让大伙失望。”女兵狐疑地看着他,美丽的眼睛扑扑闪闪的开合着,脸色微红地说:“那我签吧,代问战友们好。”她在他的日记本上刷刷写下了一句话:“亲爱的战友们,小兵韩艾桐与大家共勉!”

  他端详着那娟秀的字体,赞叹道:“韩艾桐,好诗意的名字,你一定出生在艺术之家。”她说自己家在内蒙,父母都是搞音乐的。“我叫王国宇,今天认识你真的很高兴。”他将那些零食轻轻放下,说是战友们的一点心意。韩江西有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吗艾桐笑着收下了,并主动握手道别。

  第二天早上,王国宇刚训练完毕,迎面碰上文工团离开部队,韩艾桐背着包正走着,看见他来了,就挥了挥手,王国宇远远地向她竖起两个大拇指。那一刻,两人都会心地笑了。

  此后的几年,王国宇一直未能再见韩艾桐,内心却一直揣摩着与韩艾桐见面的细节,那个签名的笔记本,早被他宝贝似的珍藏着。

  1995年,王国宇结束了7年的军旅生涯回到江苏老家,谢绝了当地政府的转业安排而只身去了上海,当时流行一句名言:“凡是优秀的人都要到上海滩去!”王国宇经常想,韩艾桐应该也退伍了,她也许会在上海呢!王国宇就这样怀着一个虚无缥缈的爱情梦想,独自来到上海,追寻他的理想和爱情。

  伊人还在灯火阑珊处

  1995年初冬,王国宇在战友的介绍下,以600元的超低月薪接纳了一份工作,做业务员四处抓订单。王国宇的第一个客户在浦东,离公司大约七八公里路,女客户是看了广告找上门的,但来问问就走了。因为是第一个客户,王国宇就格外上心。她每天早上一开门,就看到他谦恭地伫立在门前,沉静地说:“你的房子要让我装修,因为你是我转业后的第一个客户。”

  对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不但签了字,还顺带帮他拉了好多订单,使王国宇第一个月就帮老板签了70多万元的订单。4个月后,王国宇自立门户创办了金鑫装饰公司,他的启动资金竟是刚认识不久的一个客户借给他13万元,对方连欠条都没让他打。上海,果真是一个演绎神话的地方。

  夜深人静时,王国宇总爱打开留有韩艾桐墨迹的笔记本,他曾托战友找过,人家笑话他说:“你尽做些不现实的梦,人家怎么会看上你?”寻寻觅觅中,一个名叫刘韵的上海女孩来到了他的身边,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有一次见面,王国宇坦诚地打开那个珍藏了多年的笔记本,指着那个诗意的名字说:“她是我的初恋,我一直在寻找,她折磨了我好多年。”刘韵说:“你如果找到她了,会怎么安排我?”对于这个问题,王国宇还真没想过,他叹口气:“人海茫茫,我怎么能找得到她呢?即使能找到,我也就是个单相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此时,王国宇在商海里顺风顺水,触角伸到了香港。在刘韵的协助下,他的子公司也相继开门营业,短短5年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时间,成为资产过亿的富翁。而他,也即将进入而立之年,面对刘韵若隐若现的诱婚,他总是含糊而过。虽然他明知与韩艾桐重逢的概率几乎为零,再这样等下去,对交往多年的刘韵极不公平,可他就是下不了决心。

  2001年10月29日,王国宇去北京参加一个项目经理的培训,当他匆匆穿过大厅时,突然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他一回头,竟发现对方也在回头看自己,两人几乎同时站住了,在同一瞬间指向对方:

  “你不就是当年的那个韩艾桐吗?!”

  “你不就是当年的那个王国宇吗?!”

  10年后重逢,王国宇富态了许多,可岁月几乎没有在韩艾桐身上留下痕迹。他忽然觉得眼中有股热泪涌了出来:“我,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找我?找我干什么?”也因这次邂逅而显得激动的韩艾桐,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明知故问。王国宇打开手提包,拿出当年那个笔记本,页面已泛黄,页脚已有些卷起,翻到那句看了千百次的“亲爱的战友们,小兵韩艾桐与大家共勉”时,王国宇动情地说:“每次到北京,我都会带上这个本子,今天果然如愿碰到你了。”面对这样的倾诉,韩艾桐也不能不感动,不能不惊叹。

  韩艾桐早已退伍,在北京和深圳先后创建过电声乐队、影视制作公司,做过国际品牌化妆品和保健用品生产代理商等,现在又入选了名噪一时的“足球宝贝”代言人。她一直是单身,连男友都没有。而且这么多年来,她也没有释怀当年在部队演出时,对一个傻大兵的莫名情愫。

  天意弄人啊,王国宇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我有了女友……”也不知韩艾桐没听清还是装聋,她没有作出任何回应。随后,他请韩艾桐到王府井吃饭,两人聊完足球后,互相对视,一时不知说什么,但压抑不是对往事的遗忘,重逢却是埋藏在心底的一壶老酒,浓烈得像老房子着了火!

  王国宇在北京的7天里时间,心照不宣地陪了韩艾桐7天7夜,却无法给思念了10年的心上人半句承诺。因为,刘韵还在上海痴痴地等着他。韩艾桐却小有得意:“很高兴看到你今天的成就,可见我当年的眼光有多准。”他无语,说那时很穷很卑微,没有爱情话语权……说着说着,他哽咽了。临别时,王国宇还邀请韩艾桐去上海参加他的婚礼。

  回到上海后,王国宇一见婴儿癫疯病症状到刘韵就说在北京见到韩艾桐了,而且说她现在还单身。刘韵一惊,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王国宇安慰她说:“你才是我的未婚妻。”

  没想到40天后的一个晚上,王国宇突然接到韩艾桐打来的电话,说:“我发现有些问题了”。他一旁的刘韵问道:“谁的电话?”韩艾桐沉默一会就将电话挂了,再拨过去,却怎么也接不通。

  刘韵静静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刘韵,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

  上海最美女孩心语低诉

  韩艾桐又失踪了,王国宇将电话打到了“足球宝贝”训练馆,一位接电话的队员说,她因个人原因辞职了,去向不明。也许她知道王国宇有了女友,不愿打搅而采取的断腕之举吧,王国宇这样猜测,又把心思重新放到工作上。

 2003年9月12日,王国宇到深圳开会,又意外地发现了韩艾桐,她正准备躲避,却被王国宇拦住了,质问道:“我们做不了夫妻,可以做朋友,你为什么玩失踪呢?还有20天我就要结婚了,如果你参加我的婚礼,我会将你隆重地介绍给我太太,那是一个很善良宽容的女子。”

  两年不见,韩艾桐显得憔悴了许多,王国宇有些心疼地说:“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说。”

  韩艾桐一听这话,无声地落泪,仍旧转身要走。王国宇按捺不住说:“你到底咋了,非要把我急死不可呀。”韩艾桐拿出手机,屏保是一小男孩,正笑呵呵地看着他。他松了口气,赞不绝口说:“好漂亮的宝宝呀,孩子的爸爸是干什么工作的?”韩艾桐平静地说:“他爸爸叫王国宇,夸奖女孩的时候,总爱伸出两根大拇指!”

  王国宇一听,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啊?你不是开玩笑吧。”可是,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孩子的眉眼与他一模一样,连DNA都不用做了!

  原来,两年多前,他们在北京度过的那激情四射的7天7夜里,他们共同创造了这个孩子。梦醒之后,韩艾桐发现问题了,就六神无主地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刚说了一句“我发现有些问题”,就想到了他身边的未婚妻,于是决绝地挂了电话并换了新号码。

  30岁的韩艾桐坚持生下了这个儿子。因为她未婚生子,让搞了一辈子艺术的父母老泪纵横,没有让她进门,她只好带着儿子,艰难地在各个城市为生计奔波。最后,父母心疼女儿,还是将外孙接到了内蒙抚黑龙江看癫痫去哪个医院养。而韩艾桐,决定今生都不会去打扰王国宇。

  听完韩艾桐的诉说,王国宇完全傻眼了,他强烈地自责起来:“我对不起两个深爱着我的女人啊!”他与刘韵已经拍了婚纱照,还预订了国庆婚宴的酒店。而这边,却忽然冒出一个喊他爸爸的儿子!怎么办?

  王国宇心神不定地回到上海,喝得酩酊大醉,且泪流满面。刘韵敏感地察觉到不对劲,等他醒了酒,问出了真相后几欲昏厥。他发誓说:“刘韵,咱俩的婚礼照常举行,我会妥善处理的。”她凄然一笑:“这样的婚姻要之何用,今生始终有个男孩和他妈妈当我是‘第三者’,我能幸福吗?”刘韵不顾王国宇的阻拦,踉踉跄跄地回了父母家。

  王国宇去求刘韵原谅自己一时糊涂,期望她回到自己身边来。7天后,刘韵回来了,人却瘦了两圈。她神色镇定地问:“这些年,你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我?”他说肯定爱过。刘韵欣慰地点点头:“你是个干大事的男子汉,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这一个星期,我忽然顿悟,如果真正爱你,就是让你不要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煎熬中。我还年轻,还可以来一个优雅的转身,而她却不行,带着你的孩子,要承受着未婚生子的非议,这样很残忍。所以,国庆婚宴我已经退了,我决定站在远处,为你们一家三口的团聚祝福。请让我有尊严地退出,不要挽留。”

  刘韵站起来要走,王国宇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看着她那单薄的背影毅然离去,他不禁痛哭失声……

  2004年元旦,韩艾桐带着儿子一起来到上海。一家三口诚恳地约见了刘韵。韩艾桐拉着她的手说:“妹子,我终于见识了,你与这座都市一样大气婉约!”

  刘韵笑了,泪水像一抹深潭漫起……

  王国宇事业不断飞黄腾达,2009年,他组建了亚洲商业资源集团。为了帮助丈夫的事业,韩艾桐毅然将自己的企业管理咨询公司交由副总打理,亲自加盟“亚商”,成为执行总裁。当年的“足球宝贝”,也顺理成章做了“亚商”的形象代言人。

  如今,王国宇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爱情梦想,但对于刘韵,他内心始终有一份负疚。所以,每次刘韵的母亲过生日,他都托人带去礼物,表示慰问和关心。而在电话里,他们之间只是友人的关切。淡淡的友情,深深的感激,让内心的无数种情怀,伴随王国宇不断前行的脚步

© wx.ffacl.com  中国诗词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