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消失的凶器侦探

“啊——救命呀!”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喊,只听“噗通”一声闷响,紧接着是玻璃稀里哗啦的破碎声。男主人立即冲了过去,拉开女主人的房门,看到女主人美弥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找不到凶器

  美弥子的右臂受伤了,一大块伤口不停地流着血,不过还好,没有伤着动脉,不会有生命危险。男主人惊慌中急忙请来附近的医生为美弥子处理伤口,随后打电话向警局报了案。

  名侦探明智小五郎和警官庄司专太郎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即来到案发现场。

  “这是蓄意谋杀!”伤者美弥子情绪激动地叫道。

  “慢慢说。”庄司专太郎安慰道。

  “今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刺绣,突然来了一个人,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背后向我猛刺过来。”美弥子万分痛苦地说。

  “看清那个人的脸了吗?”明智小五郎问。

  “天啦,我哪有功夫去看杀手的脸呀!再说了,那人早有准备,从我背后行刺之后,飞快地从窗口逃走了,当我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不见了……”美弥子说。

  明智小五郎和庄司专太郎警觉地朝窗外望去,发现窗外散落着一些玻璃碎片和几个不能取证的模糊脚印。

  “是什么人跨过窗户进入房间,持刀向背对着窗户的美弥子行刺,然后逃之夭夭了吗?”专太郎揣测道。

  明智小五郎苦笑着,没有吭声。

  “你有没有仇家?”庄司专太郎首先想到的是仇杀。

  “没有,不过有两个人似乎对我不太满意,但也不至于要置我于死地呀?”美弥子若有所思。

  “应该找找凶器在哪儿?”呆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男主人佐藤岔开话题。

江苏正规的癫痫医院有几家>   “对呀,应该找找凶器在哪儿!”庄司专太郎如梦初醒,可又觉得这似乎并不重要。

  倒是佐藤比较积极,开始到处寻找凶器。从伤口看,刺伤美弥子的刀应该不是普通的短刀,而像是奇特的双刃凶器。佐藤对美弥子的房间、衣柜、橱子都做了一番仔细搜查,结果一无所获。

  佐藤为什么要故意岔开话题,为什么要主动寻找凶器?凶器又到哪儿去了?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呢?迷雾一样的案情令两个见多识广的侦探眉头紧锁。

  佐藤与两个嫌疑犯

  “以佐藤为突破口!”明智小五郎当机立断,立即审讯了佐藤。

  男主人佐藤寅熊,三十五岁,是个暴发户,这个人相当精明,暗地里做了金融业务,积聚了不少钱财。

  “美弥子口中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表兄关根五郎,一个是我的表弟青木,他们和我的关系很好,只不过前段时间和美弥子发生了一些口角。”没想到佐藤主动交代了美弥子没有说完的话。

  “不能排除因为口角之争,怀恨在心起了杀机的这种可能。”庄司专太郎说话的速度似乎永远比脑子想问题的速度快得多。

  明智小五郎笑笑,继续问:“那么,他们为什么发生口角呢?”

  “其实也没什么。”佐藤好像并不相信两个人会为一些口角的事而行凶,没有对他俩的事做过多的解释。

  “是什么事?”庄司专太郎还想继续审问,却被明智小五郎制止了。

  既然从佐藤和美弥子口中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明智小五郎和庄司专太郎决定亲自调查关根五郎和青木。

  关根五郎是一名职业厨师,算是有正当职业的人,而青木在众人的心目中的印象不太好,是个纯粹的流氓之徒,这种人杀几个人易如反掌。从表面济南癫痫权威专科医院上看青木的作案可能性似乎要大一些。

  明智小五郎提审了关根五郎和青木。

  “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佐藤和美弥子两个人早就面和心不和了。”两个嫌疑犯都提到了这件令明智小五郎和庄司专太郎倍感意外的事。

  原来,前不久,佐藤被告知得了癌症,无意之间曾经向美弥子吐露了要把财产移交给关根五郎和青木,引起美弥子极大的不满,因此和关根、青木发生了口角。

  “有意思,似乎其中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明智小五郎意味深长地说。

  案情有了新的线索,但是却越来越扑朔迷离。既然两个嫌疑犯知道佐藤和美弥子的秘密,那么他们有没有可能为了争夺财产谋杀美弥子?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为什么还要主动透露这个秘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十天后的一个下午,庄司专太郎接到美弥子的报案,知道佐藤被谋杀的消息。

  佐藤的后背被深深地刺了一刀,从伤口来看,凶手用的和上次刺伤美弥子的是同一类凶器。不过,佐藤没有美弥子那么幸运,他当场毙命了。如果凶器一样的话,那么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今天夜里,佐藤到我的房间去拿酒,没想到就遭到了暗算,真惨呀!事情发生在我的房间,又是黑夜,凶手一定是错把佐藤当成了我。”美弥子悲悲切切地说。

  “青木和关根五郎的嫌疑最大。”美弥子的话让庄司专太郎联想到了上次美弥子被刺的事件。

  庄司专太郎忍不住用手电照了照窗外,意外地发现了几个清晰的脚印。通过比对发现,鞋印与关根五郎的完全吻合。

  “立即逮捕关根五郎。”庄司专太郎快人快语。

  关根五郎矢口否认做过谋杀的勾当癫痫医院,还找到了证人证明自己不在作案现场。

  “排除了关根的嫌疑,那么脚印应该是假的,事先伪造的,也就是说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谋杀案。那么,凶手会不会是青木呢?”庄司专太郎问明智小五郎。

  明智小五郎脸上掠过一丝不让人察觉的浅笑,慢悠悠地说:“上一次佐藤为什么会寻找凶器?这一次的凶器呢?哦,对了,上次罪犯逃跑时,窗上的玻璃掉在院子里,玻璃不是破碎了吗?那些玻璃碎片呢?”

  “我让佐藤家的女佣扫起来了,一点不剩地包在报纸里,放在垃圾箱旁边的。”

  “如果将那些玻璃碎片复原,这倒不失为一份有用的资料,你把它们与残留在窗框上的碎片对起来,复原起来看看。”看来,明智小五郎的注意力并不在青木的身上。

  庄司专太郎不明白小五郎的意图,但还是照做了。

  “多余的玻璃是什么形状?”

  “碎片很碎,拼合后是不规则的三角形。”

  “玻璃的品质呢?”

  “肉眼看来,似乎和玻璃窗的是同一种玻璃。”

  明智小五郎一阵沉默,他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真相大白

  “立即逮捕美弥子!”明智小五郎沉默片刻后得出结论。庄司专太郎搞不明白明智小五郎的意思,但还是执行了命令。

  “我是无辜的!”美弥子不依不饶。

  “难道你以为你的作案手段可以高到瞒天过海吗?”明智小五郎反问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美弥子无辜地说道。

  “你还要继续装傻吗?”明智小五郎接着说:“其实,上次你受伤与关根和青木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利用了佐藤小女孩六岁得癫痫能治好吗目睹你和关根与青木的口角之争,然后制造了二人要谋害你的假象,以此迷惑我们,也迷惑佐藤,为的是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关根和青木身上。但很快你就从佐藤寻找凶器的行为中发现佐藤并没有被迷惑,于是你对佐藤起了杀心。”

  “仅凭这一点何以证明我要杀害佐藤?”美弥子对小五郎的推断并不买账。

  “经过上次的刺伤事件后,你害怕夜长梦多,佐藤真的把财产转移到关根和青木的名下,你是为财而杀。”

  “证据呢?”美弥子问。

  “是你用的凶器出卖了你。上一次,你用玻璃片刺破自己的胳膊,将玻璃上的血迹擦干净后投入院中,随后打落玻璃,用玻璃碎片掩盖玻璃凶器,但你万万没想到我们会把那些玻璃碎片复原,我们从那一块拼凑在一起的玻璃上发现了你的指纹。”

  “那只能说明上一次的刺伤事件,并不能说明佐藤的死与我有关。”美弥子强辩道。

  “这一次是脚印出卖了你。其实,第一次从窗外的模糊脚印看,你陷害关根和青木的设想并不怎么周全,第二次你欲盖弥彰地偷来了关根的鞋子,做了几个明显的脚印,这不摆明了是陷害吗?”

  “这?就算你说的都成立,那么凶器呢?”美弥子拿出了最后的护身符。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器应该还在房间里,而且与玻璃有关。”明智小五郎信心十足。

  “那你告诉我凶器在哪里!”美弥子冷笑道。

  小五郎径直走向鱼缸,从鱼缸里捞出玻璃说道:“正如第一次一样,你断定我们搜查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用玻璃代替短刀,谁也不会在意透明的玻璃,所以你故伎重演,但这一次,你想错了……”

  罪证面前,美弥子无话可说,无力地倒了在地上……

© wx.ffacl.com  中国诗词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