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大旱_散文网

2014年,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旱之年,从新闻、报纸等媒体得知,入到现在,河南、陕西、山西、河北、内蒙古等12省区相继发生干旱,受灾面积达到100多万平方公里,5800万农田遭受旱情的影响,数亿饮水发生困难。

土地干皱皱的不断龟裂、像切割机深切的石块一样缝隙清晰依然;庄稼自打出苗以后,像患了侏儒症一样久久不见生长,枯萎在龟裂的黄体地上;靠天吃饭的父辈卷缩在土坯墙角下面,吧嗒吧嗒地吸着大烟,不断的唉声叹气,面无表情的在虔诚的祈求着什么------

自从过完年以后,大半年的一直未曾回老家看看,也就是隔三差五地在电话里和亲聊上几句,问问父的身体状况,问问村里的近况------

从电话里得知, 村里也受旱严重,也没能逃脱大旱的命运。

在我的当中,村子里大部分时间是风调顺的年份,很少有像今年这样的干旱之年。

不,打开记忆的闸门、捧起流年的时光,握起手中的黄土地,内心之中还是能起村里那几年发生干旱的情形的。虽称不上历历在目,但也可以说是旱迹深印脑海。( 网:www.san贵州癫痫病医院那个好wen.net )

村里的这次旱灾,我虽没有像儿时那样有亲身的经历,亲眼目睹村里的干旱之状况,但是从电话那段父母亲沉重的口气和电视里的画面,我也能窥出一二、想象到干旱对村子里人们日常的影响。

村里的自来水一个月就停用了。记得,三年以前,刚上自来水的时候,那水可是多得很,不用水泵子抽,就咕嘟咕嘟像喷泉一样直入空中,撒下大片大片的水花。

连钻井队的师傅都说:“村子里的自来水比其他村里的水旺多了,水质也很好,甜甜的味道!”

关于村里的自来水质,我确实,很软、很绵!特别是每当劳碌一上午的时候,舀上一瓢清水,双手捧水轻轻的抚在脸上,那水就像婴儿的手一样,奇软无比。 顿时,全身的疲劳感无影无踪,清新感沁入心扉,大脑也不再昏昏沉沉,清醒了很多很多。哪怕你大口大口的喝上几瓢,也重来不会闹肚子。家里的烧水壶也见证了水质的不一般,好几年了, 我也没见过壶胆内有一层白白厚厚的水垢,壶胆洁净无比!

如今,自来水不能用了,幸好,村里还有很久很久以前的辘辘井。每当自来水不能用的时候,村里唯一的救命水源就是那口有四五十年历史的辘辘井,一个麻绳系着一个胶皮(铁皮)水桶,上下在癫痫晚上发作怎么治井里抖抖,然后,把麻绳系在辘辘上,粗糙的双手摇着辘辘,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响声,一会,一桶水便从嘿嘿的水井里浮了上来,井水泛着波浪在桶里来回摇荡,人影也随着晃荡的井水翩翩起舞。村民们便挑着来回晃荡的水桶,四处飘贱的水花从回家的方向健步走去。

遇到旱年,吃水最为困难的群众是上了年纪的村民,儿女们不在跟前,吃水成了他们生活的一大问题。年纪大了,没力气上辘辘井挑水喝。这时候,农村那种没有血缘关系的甚似血缘关系的亲情展现的一览无余,正在验证了那句古老的话语“远亲不如近邻”,这时候,东家的张三趁会为老人挑上一担水;过两天,西家的王五也为老人挑上一担水;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大旱。

每当自来水停了的时候,老井不断的供养着村里的吃水、用水,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水井则一直忠诚有加,别无二心。并没有因为人们对他的冷热、疏远而背叛了村里的人。

虽然现在,农村有了喷灌、滴管,但是对大多数村民来说,还依旧是靠天吃饭。种庄稼的时候,雨水;长庄稼的时候更需要依靠雨水。农村有句谚语,“有收无收在于水”。今年起初,雨水还不错,庄稼苗架也不错,长的齐齐的、绿绿的、人们都带着无限的期望与遐想勤苦地在田地里劳作,烈日炎炎、起早贪黑、汗流癫娴病,饮食,注意事项浃背的锄地、除草------

无奈!到了入伏以来,雨水突出戛然而止、阴了、晴了;晴了、阴了,就是不见雨水洒落田地间,喂养那龟裂的土地,嗷嗷待哺的禾苗。好像大地上的干旱与雨水没有任何关系一般,都是太阳高温惹得祸。

村民们失去了往日的欢乐,整个无精打采;村里死气沉沉的,往日的欢声笑语少了很多。

张三拉着大黄牛漫无目的的在田野地头放着牧。牛儿低着头,用力的啃着被其它牲口啃了一遍又一遍、裸露着土地。一辆汽车飞奔而过,荡起一层层呛人的的泥土味,大黄牛哞哞叫个不停,眼睛骨碌碌的看着旁边毫无生气的庄稼,努力的想挣脱缰绳去吃上一口。可是,张三依旧没有放力松手,让大黄牛去吃田地里没有希望的庄稼。

大旱之年的农村,在内心深处记忆是深刻的,这种记忆不仅来自于对农村生产生活的影响,更来自于农民面对天灾的无力。对的无力,对儿女的无力、对生活的无力。特别是对儿女教育的无力, 那时候,义务教育还不免费,也不像现在这样国家给予支助。每每到了开学之际,便是村里家境不好的、有读书们的父母亲最为难熬的季节。这个时候,村里的父母都会搜肠刮肚地筹集孩子们的上学费用,能卖牛的卖牛,能卖羊的卖羊,实在不行就去邻存借贷,还得癫痫病怎么会好的苦苦哀求找村里信誉好的人进行担保。到了像这样的大旱之年,虽然村里的大部分读书之人,在大旱之年并没有因为受旱而耽误读书。但是,却比风调雨顺之年异常艰难了很多。

所幸现在,虽然是遭遇了大旱,但是农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比以往有了很大的提高,基本不用再为儿女秋天的教育费用四处奔波,不用再背上行囊远离去外地务工,不用再靠东家西家借粮食填饱肚子。

善良的农民们,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干旱,也不会去像专家学者那样去研究造成干旱的原因。只是一无反顾地依然生活在土地上,今年遭旱,明年依然开播种,因为在他们内心深处,土地是不会背叛他们的,就像村里的那口水井一样,即使真的有一天,土地没法耕种,井水也干涸。

那也是人类自己背叛了自己!

土地依然是那片黄土地,在太阳的暴晒下龟裂着;白云依然在空中翻着不同的形状飘来飘去;庄稼依然在顽强的抵抗着干旱,努力地进行着不同季节的演变。

抬头望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低头看着敏捷的双手敲打着黑黝黝的键盘,回忆着家乡的大旱之年的缕缕深景,我在默默地为祈愿,也为所有遭遇旱灾的地方祈愿------

首发散文网:

© wx.ffacl.com  中国诗词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